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富商学胡雪岩掏银子为朋友买官入骗局600

来源: 时间:2019-03-05 18:29:49

富商学胡雪岩掏银子为朋友买官 入骗局600万打水漂

犯罪嫌疑人邹焰焰接受讯问。王鑫刚/摄

“给你几百万元,你给买个副省长吧!”这话口气真大,你敢说吗?

别人可能不敢说,但有人敢说,还敢做。这人就是腰缠万贯的商人王雨石。不幸的是,王雨石委托“玩转组织部”的神人邹焰焰,“平趟公安”的牛人刘军茂,能帮他的两个博士市长朋友买到大官的这两个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可靠。

王雨石意图出重金帮两个仕途失意的博士市长朋友买官,最后却陷入一场“买官骗中骗”的连环案。

酒场知音仗义欲学胡雪岩

2007年底,富商王雨石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了北京嘉景宏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老板邹焰焰。但这位来自广东的老板在酒场上聊的不是生意,而是“官场那些事儿”。在邹焰焰闲聊的话音中,他那些高官“哥们儿”能量都不可小觑。

这话被王雨石记在了心里,但对官场的事儿,他没什么兴趣。

邹焰焰引起王雨石的重视,是在2009年9月。王雨石与一个叫赵东北(化名)的朋友吃饭时得知,赵东北是专家型官员,当过东北某地级市的市长,只因“上面没人”,最后被安排在省里当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厅长。几个朋友都为这位博士厅长叫屈:“要是上面有人说句话,当个副省长小菜一碟!”

在这个酒场上,王雨石听出赵东北的仕途追求是当副省长。而在另一个酒场上和一个叫林西南(化名)的大学教授吃饭时,王雨石得知这位博导教授,曾当过南方某地级市副市长,最后因为他任职的那个市合并裁撤,只好到北京一所大学当了教授。这位副厅级教授周围的朋友都慨叹:“林教授只要有人助一臂之力,解决个正局级不是问题!”

王雨石对历史人物胡雪岩略知一二。当年胡雪岩在王有龄落魄时,拿出五百两银子支持他谋取官职,此后当上杭州知府的王有龄知恩图报,让胡雪岩迅速暴富——抓住政府要员就等于获得财富,胡雪岩的这个秘诀,何不拿来一学?王雨石觉得,要是出钱给赵东北买个副省长,这个权力以后能为自己转化成多大的利益啊!

想到此节,王雨石便找邹焰焰问他能不能帮忙,邹焰焰满口答应:“我一个朋友和中央首长是同学,我找他办。”

王雨石想搞清楚底细:“你朋友叫什么?干什么的?”

“官场规矩你懂不懂?”邹焰焰神秘地说,“包你朋友当上副省长就行了,其他什么都别问。”

雷厉风行五百万买来副省长

王雨石虽然不懂官场规则,但商场规则还是懂的,他忙问:“办这个事需要多少钱?”

“500万元。先付100万元,事成以后再给400万元。”邹焰焰说。

2009年11月17日,王雨石在北京市朝阳区团结湖农业银行给邹焰焰指定的银行卡汇入100万元。

3天之后,邹焰焰拿出一份红头文件。王雨石在这份写着“国务院37号令”的红头文件上看到“任命赵东北为辽宁省副省级干部”的字样,后面还盖有国务院的公章。

王雨石看完后,邹焰焰收走文件说:“这份文件是我从国务院私自拿出来的,还要交回去,你先把剩下的400万元打给我,正式文件才能下来。”

自认是老江湖的王雨石说:“只要拿到正式任命,我就把钱给你。”

邹焰焰的办事效率实在是雷厉风行,只过了两天,邹焰焰约王雨石见面时,又拿出了一份红头文件。上面打印着“中共中央组织部119号令,任命赵东北为东北某省副省长,主管全省科技、教育、文化工作”的字样,文件下方盖着鲜红的公章。

这么快的速度就拿下一个副省长,王雨石激动不已,但他想确认一下这份文件是从哪个部门什么级别的官员处拿出来的,邹焰焰有些不屑地说:“官场潜规则懂不懂?从哪个部门,找谁拿的,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泄露的,你赶快交剩下的400万元就行了。”

王雨石亲眼看到红头文件后,又打给邹焰焰400万元。

快马加鞭三百万再买个厅官

打完400万元没过几天,邹焰焰又给王雨石打说:“我朋友说,还可以将你朋友林西南安排到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当政委。”

“这个位置要花多少钱?”王雨石在商言商,直接问价格。

“我朋友说花不了什么钱,只要300万元办事费就行。”邹焰焰口气中充满仗义。

王雨石讨价还价说:“按照老规矩办吧,先给100万元,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200万元。”

谈妥后,王雨石给邹焰焰的银行卡打了100万元。只隔了两天,邹焰焰给他一个纸袋说:“林西南马上就要被任命了,但要走程序填几张表。”王雨石没有再细问从哪个部门找谁拿的,他已经知道这是官场“潜规则”。

拿着这个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字样的牛皮纸袋,王雨石回家打开一看,5张表上都盖有公安部的鲜红大印。王雨石有点犯嘀咕。他一时心里没底,将表格连同纸袋都退给了邹焰焰说:“这种表只有任命以后才能填,现在不能填。”

邹焰焰哈哈一笑说:“那就任命之后再填,不过你尽快把那200万元打过来啊,我朋友办事也需要钱。”

“还是按老规矩办吧,见到任命书再给钱。”王雨石坚持着他们的约定。

但自从这次两人分手之后,邹焰焰就不见人影了。王雨石花了钱当然急着要结果,催得急了,邹焰焰干脆不接,改用短信回复。

2010年3月6日,邹焰焰回复王雨石的短信是:王兄,没问题,下周按正常程序走。

2010年5月27日的短信是:王兄,刚去过部里,秘书说林的事最快明天最晚周三,只是在走正常程序。东北那边组织程序已交接完,很快将与本人谈话。

前面500万给赵东北买副省长,现在100万给林西南买官做定金,600万花出去了,至今没有任何实质的结果,忍耐已久的王雨石从焦躁不安变成了怒火万丈。

2010年10月28日,收到王雨石的催逼短信,邹焰焰回复短信说:王兄,林和赵的事均已进入最后手续办理阶段,希望再等几天,这事确实比原定时间拖得久,这是原本没有想到的,为此深表歉意,但事已如此,真心希望好事做到底,否则好事只能变坏事并损失一批朋友。能办这事的人都非一般人,故希望老兄三思,再坚持几天为盼。

将近一年过去了还没结果,王雨石让一位朋友直接到邹焰焰家,当面向邹焰焰发出最后通牒说:“再没结果,马上报案!”

邹焰焰回复短信说:王兄,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事情马上就成功了,又弄成这种结果。还是希望你忍耐几天,一定会办妥的。可刚才你派人到家说要报案,实在很失望。希望你冷静想想,否则只能是害了别人,也害自己。还请王兄三思为盼。

水落石出牵出骗子一串儿

忍耐不住的王雨石终于面对面找到邹焰焰兴师问罪,邹焰焰狡辩说:“我找的那个领导被双规了,但他们俩调职的事还在办理,你再等等。”

“骗鬼去吧,赵东北平调北京了,林西南原地没动!你钱花哪儿了?”王雨石忍不住道出原委。

邹焰焰听后泄气地说:“我现在手头上真没钱,要不给你写一个欠条。”

眼看马上拿到600万元现金也不现实,王雨石只好拿走了一张还款条,金额是630万元,其中30万元是利息。

2011年7月2日,王雨石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报案。

2011年8月24日,邹焰焰被北京警方请进了看守所。此时,王雨石才搞清楚,邹焰焰那些所谓的高官朋友,全都是他吹牛皮时胡乱编造出来的。

接受审讯时,邹焰焰还大呼冤枉说:“我没有骗王雨石,我是被刘军茂和胡海英骗了,我正到处找他们呢。”

此时的邹焰焰并不知道,早在2010年12月14日,刘军茂和胡海英因涉嫌诈骗已被北京海淀警方羁押。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竟挖出一起“卖官骗中骗”奇案!

2009年9月初,接受王雨石请托的邹焰焰通过东北女人胡海英找到北京人刘军茂。邹焰焰记得,刘军茂经常吹嘘自己有大批的高官朋友,也许他能办成事。

听刘军茂说得信誓旦旦,邹焰焰将王雨石打到他银行卡里的100万元取出后交给了刘军茂。随后,邹焰焰拿着刘军茂两次提供给他的红头文件,给王雨石看。王雨石向邹焰焰的农业银行卡内两次共打入500万元,而邹焰焰却只取出70万元转给了刘军茂。

此后,王雨石催邹焰焰,邹焰焰催刘军茂。直到2010年12月,刘军茂因涉嫌诈骗被捕,邹焰焰也玩起了人间失踪。

鸡飞蛋打买官不成600万“充公”

王雨石给邹焰焰的600万元中,邹焰焰将170万元给了刘军茂,100多万元用在公司的经营中,200万元用于交首付款买了7套房产,剩下的钱邹焰焰都扔在了澳门的赌场上。

这个刘军茂何许人也?52岁的北京人刘军茂当过工人、开过出租、干过汽修,1996年自己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领导高官。

令邹焰焰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刘军茂扮演过公安部长的“警卫秘书”、“装财局处长”等多种角色,与胡海英一起3次诈骗他人100多万元。

日前,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邹焰焰有期徒刑十五年。而在此之前的2011年12月20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刘军茂有期徒刑十二年,以诈骗罪判处胡海英有期徒刑六年。

令王雨石欲哭无泪的是,法院的判决书中写着“被害人王雨石意图通过花钱找关系的违法方式实现相关人员的职务晋升,因此所涉款项不应返还王雨石。”这600万元打了水漂。

依照刑法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都应当予以追缴。而邹焰焰用赃款买下的房子已被查封在案,这数套房屋变价后将被依法处理。

上一篇:青海省征收教育费附加实施细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