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官员网上公布退贿清单被疑作秀

来源: 时间:2019-01-29 20:35:33

官员上公布退贿清单被疑作秀

转播到腾讯微博

张翕飞退还的6笔好处费汇款凭证,其中有4笔已收到了回执。勇峰 小川 摄

“在2010年9月的一次公务中,我独自收到3个企业给我的现金(好处费)。现在,我通过邮政汇款如数退还给他们,并希望今后企业不要这样……”这段文字的发布时间是2010年10月17日,出现在盐城经贸信息的《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中。它的作者叫张翕飞,盐城市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行业处副处长,副科级干部。今年3月17日,他再次将另外3笔“退礼”清单晒了出来。他退回的6笔好处费,共计9000元。这个“退贿清单”一经公布,就在单位内外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震动”。

自揭“潜规则”

不能驳人面子,收后再退

晒出自己“退贿清单”的地方,是一个名为“盐城经贸”的站(由张翕飞自己投资创办)在2009年之前的6年间,这个站曾是盐城市经信委(原经贸委)的官方站。而这个引起关注和热议的《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就出现在这个站的置顶位置,醒目扎眼。随后,这个帖子又被他复制转帖到天涯、人民强国论坛上,引起不小的关注度。

在“宣言”中,张翕飞先后两次晒出6张退还礼金的汇款收据。一次是2010年10月17日,共3张,1张3000元,2张1000元;第二次是今年的3月5日,共3张,1张2000元,2张1000元。6次共计退回礼金9000元。张翕飞说,这些“好处费”的来源,大都是一些企业为了争取省、市的奖励或扶持,就通过这种方式来争取机会。不过,在晒出的汇款凭证上,他隐去了送礼人的姓名和单位。

1991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张翕飞被分配到盐城市机械冶金工业局,2001年到合并后的盐城市经贸委工作。去年2月,他被任命为新成立的盐城市经信委行业处副处长。虽然他只是一个副科级的“小吏”,但相对来说,行业处却是个“要权在握”的处室,承担着盐城机械、纺织、化工、电子、建材等行业产业政策的贯彻与落实工作。

张翕飞坦言,在到新岗位之前,他也曾有机会接触过官场“潜规则”,即收取当事人感谢费、好处费,但是从来都不主动谋求这种收入。“和别的同事在一起,人家收了自己不收‘说不过去’,甚至‘驳同事的面子’。”

这位金属材料及热处理出身的技术人员,曾是盐城市优秀科技工作者。在他看来,公务员利用特权谋取不当利益,对其他行业的从业职员有不良的示范作用,“医生、教师、法官等拥有特殊权力的人,都有利用权力谋取不当利益的便利”,他认为由此导致的职业道德滑坡显而易见。

既然不愿收礼,为什么不拒收或悄悄退掉?张翕飞向说,有的人找自己办事,是把钱夹在材料袋里,当着处室同事的面不方便退;当面退也没那么容易,送礼的人觉得这司空见惯,没什么好推辞的,拉拉扯扯,影响不好。至于为何要将退礼的清单公布到上,张翕飞说,如果悄悄退掉,起不到弘扬正气、净化风气的目的,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找我办事不需要送礼。

发现,这6笔退款都是通过邮局汇的,且有收款回执,而且每张汇款单上都有留言,或是“我办事,不收钱”,或是“如数退还,下次不必”。

面对质疑

希望更多公务员这样“沽名钓誉”

42岁了依然单身、曾和单位对簿公堂……在同事眼中,张翕飞是个充满个性、特立独行的人,甚至还有人认为他“思维异于常人”。而对此评价,张翕飞不置可否:“我有自己的观点,不然做不出这样的事。”张翕飞还说,自己家中只有7旬老母,自己每月工资4300元左右,生活还算过得去,没有必要拿这些钱。“即使生活有困难、过不去,也不能拿这样的钱。”他说。

张翕飞自称,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他从来都是“认真学习中央的有关决定和会议精神的”,平时,他也爱思考一些关于官场和社会方面的问题,2010年10月17日,他在盐城经贸上发帖《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并且创建“风清气正公务员群”,意在呼吁更多“廉洁从政”的公务员聚到一起谈心得、话理想。

张翕飞说,在“晒单”后,全单位只有一位领导走路遇到自己时,说了一句“看到了,写得蛮好”,而其他领导和同事,一直对此讳莫如深,特别是在说到一些“敏感”话题时,似乎都在回避他。

对此,也进行了一番调查,虽然一连找了几位张翕飞的同事,但大都不愿对他做评价。大家都知道他将自己的退贿清单晒到了上,但提起此事,同事们都很敏感地谢绝了采访。一名同事说,他和张翕飞不是一个处室,自到经信委工作以来,对他的了解也只是听别人议论,“总体感觉这个人有点怪。特别是几年前因为经贸的事还和单位打过官司,大家都和他保持一定距离。”而另一位同事则认为张翕飞不善于交际和沟通,生活的圈子非常小,“他个性有点‘硬’,有时候所作所为让我们看不懂……”

在上,不少友都在“力挺”他的这种“高调退贿”:“有你这样的公务员是人民的福气”,“到我们这儿来做公务员吧”,“如果是真的,那么他可能会比较孤独,我们希望这个人官运长久,不要受到同僚的排挤和上级领导的不待见”……但上一些质疑他是“沽名钓誉”、“作秀”的声音也不少。“如果你也是一名公务员,我希望你也能做一次(沽名钓誉的事情),做的人多了,效果才有,社会风气才能好转。”张翕飞这样回复那些质疑者。他说自己这样做,“就是想让老百姓知道,干部队伍里还是有人是不收礼、不贪财的。”

在《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的最后,他这样写道:有人说我此举是沽名钓誉,我不认可这一说法。默默地做这件事情,只能说是洁身自好、独善其身;大张旗鼓地做这件事情,或者叫“沽名钓誉”吧,才能产生应有的社会效果,才能更快地推动社会的进步,其客观效果是符合全体人民的利益的,应当得到全社会的肯定。我希望有更多的公务员有这种“沽名钓誉”的勇气,这将是公众的福音。

通讯员 张勇峰 本报 郭小川

高调“退贿”,就是要让公众监督

让行贿者畏惧,让受贿者惴惴不安

快评

他,张翕飞,身为一名政府官员,尽管地位不算显赫,但总也掌握着一定的权力,而权力在某些时候就意味着利益。于是,就有了来自方方面面的打点与贿赂。只是,他采取了一个较为“极端”的方式,除了把所收贿款予以退还外,还在上晒出“清单”,此举自然引起一片哗然。或许在同事们眼中,他的确是一个“另类”,是难以相处的人;或许在更多人眼中,他是在“沽名钓誉”,是在标榜甚至是炒作自己。然而,从社会良序发展和百姓办事诉求角度来说,这样的“高调退贿”,显然是需要弘扬的。退回的虽只是9000元钱,但它的示范意义和警醒作用,应当要远大于此。

自省与改过,是我国传统道德中重要的修养方法,也是为官者所要遵循之“道”。其实,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了“退贿请罪”的先例。齐国有一位丞相叫田稷子,自幼家境贫寒,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成人。他成为齐国丞相之后,一直奉养孝敬母亲。有一回,田稷子带了一些黄金回家,田母见数目较大,心中生疑,便问:“这些金子是从哪里来的?”田稷子一时语塞,在母亲再三追问下,他承认是下属托自己办事特意赠送的,本想带回家中给母亲添置一些衣服。田母听后,非常生气,立刻把金子推到一边,厉声训斥说:“带回不义之财,败坏了为官的名声,你离杀身之祸也就不远了!”田稷子十分后悔,他连忙收起黄金,向齐王请罪。齐王听田稷子述说了母亲训斥的经过,又见田稷子决心改过,于是便赦免了他。自此之后,田稷子记取教训,清廉为政,为后人所赞扬。

而从另外一种角度来说,张翕飞的“高调退贿”与陈光标 (微博)的“高调行善”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虽说两者都引起了一定的争议,但不可否认,其中的积极意义和正面效应是显而易见的。民政部部长在褒扬陈光标的善举时表示,“无论是高调行善,低调行善,只要有利于慈善事业的发展,都可以认同,都可以提倡”。同样的,“高调退贿”对于惩治和打击腐败,也有着“高调”的自律和示范意义,而且更加能够起到威慑和警示作用——“高调退贿,就是要让公众监督,让行贿者畏惧,让受贿者惴惴不安。”

日前,温总理在人大会议闭幕后会见中外时,语重心长地说:“当前,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我深知国之命在人心,解决人民的怨气,实现人民的愿望就必须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总理的话犹在耳畔,值得警醒、反思。

“退贿不稀奇,高调才珍贵”,这是一种姿态,更是一种承诺,会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人“不受贿不行贿”。我们不能要求大家都像张翕飞那样“高调退贿”,其实,能够做到“独善其身”已经不容易了。但我们更希望能有一种“温暖”的良知和一种“高调”的氛围,让为官者可以时时警醒自己做一位“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