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打工家庭父子均患重病为救对方相互推脱治疗

来源: 时间:2018-09-18 18:21:27

打工家庭父子均患重病 为救对方相互推脱治疗

儿子一句“挣钱养妈妈”让田千梅泪流不止。 朱鼎兆 摄

昨天上午,手里拿着医院医护人员所捐的3000元,宿迁泗阳妇女田千梅站在医院缴费窗口,当工作人员让其报出住院病人姓名时,她的眼泪刷地下来了,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儿子,刚刚倾家荡产为其做了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一边是自己挚爱的丈夫,相濡以沫走过了18年却又刚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双重不幸的叠加,让41岁的她跌入痛苦的深渊:她不知道应该救谁?

为了照顾父子俩

她每天“跑”100多层楼梯

“儿子住在5楼,他住在12楼,每天就这样从5楼跑到12楼,再从12楼跑到5楼照顾他俩,尽管每天要往返20余次,但这点累我不怕,倒是他俩的眼神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是救儿子还是救他?”昨天上午,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田千梅最终选择将3000元钱分别打入两个人的医院账户里。而她口中的那“他”则是与她相濡以沫18年,不久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的丈夫薛家吉。

据田千梅介绍,去年9月15日,14岁的儿子薛田突发高烧不退,她带着儿子到丈夫打工的镇江求医,最终确诊为白血病,后为了节省费用,回到离家较近的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面对20余万元的治疗费用,贫苦的夫妻俩没有摇头。他们把积攒了十多年,原本打算建房的钱全都取出来,又从信用社贷款,加上学校、政府的捐款,移植的费用总算筹集到了,接下来就是等待适合的供者骨髓。幸运的是,经过院方不懈的努力,今年5月初,在江苏省骨髓库找到了与薛田相匹配的骨髓。5月26日,专家们成功地为薛田进行了移植手术。夫妻俩通过骨髓库转交了5000元的营养费给捐赠的恩人,可几天以后,这5000元又回到了薛家吉的银行卡上,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心人得知薛家的困境后,婉转拒收了这5000元。

为了儿子

父亲吵着放弃治疗

“这命谁不想要啊,但能要到吗?现在孩子还躺在那里,我又要花钱,这可怎么好?”昨天上午,躺在病床上的薛家吉无奈地告诉,就在一家人为儿子薛田手术成功高兴之时,从去年年底就咳嗽不止的他经不住妻子的劝说,也在医院检查一下,结果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其实他知道自己没有治疗的必要,但每次面对妻子的苦苦哀求,他最终与妻子决定先化疗一个疗程再说。

田千梅告诉,丈夫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吵着要出院。她没办法,将家里的长辈全部请到医院来,自己跪求丈夫,看在这么多年夫妻的份上,让她再好好照顾他一回。

从医院了解到,目前该院已为薛家吉安排了四个疗程,一个疗程8000元左右。医生说,化疗一般至少要进行两个疗程,如果只进行一个疗程,那么效果将很难保证。而田千梅告诉,儿子在学校虽然参加保险,但也要等出院后才能报销几千元钱,丈夫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但没有参保大病统筹,能报的很少。

为了爸爸

儿子哭着要出院

儿子未曾康复,丈夫又身患重病,田千梅为了节省每晚5元的陪护床费,就在走廊里打地铺。医院血液科的病人和医护人员对她充满同情。医护人员在捐款3000元钱的同时,安排护工平时多照顾她的儿子,好让她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丈夫。其他病人家属在买饭时,也都会帮她买一份。

“这家人确实太难,太可怜了,确实叫人蛮痛心的,我家两个儿子来看我时每人给了他们100元。”与薛田同病房的朱大爷深有感触地告诉,田千梅每天要给儿子洗澡,还要上楼服侍丈夫,每天夜里她最多睡两三个小时。为此,病区里的所有人员都安慰田千梅:“你千万要坚持住,如果你垮了,整个家庭就完了。”

据医护人员介绍,当薛田知道父亲是肺癌晚期时,多次哭闹着要出院,将钱省下来给父亲治病,为此,田千梅曾以死威胁儿子。面对癌症晚期的丈夫与刚做完移植手术的儿子,平时以骑三轮车搭客为生的田千梅告诉,倘若丈夫有个三长两短,真想跟他一起走,可看看孩子,又觉得他也可怜,所以丈夫与儿子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