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10岁男孩卖水果养活七旬爷爷每天只吃两顿

来源: 时间:2019-01-28 20:13:15

10岁男孩卖水果养活七旬爷爷 每天只吃两顿饭

打羽毛球是朱鸿磊最开心的事。

给爷爷洗脸。

爷孙俩每天吃南瓜饭、干咸菜。

家里的一切都是朱鸿磊照料。

华龙-重庆晨报9月17道 昨天凌晨6点,300多公里外的彭水县连湖镇樱桃村文昌沟,10岁的朱鸿磊醒了。他麻利地将穿了近一周的衣服套上,赶紧来到一墙之隔的厨房生火做饭,借着灶膛里的火光温习一下功课。饭好后,他叫醒了患病的爷爷。朱鸿磊的动作必须要快,因为上学还有近5公里的山路要走。

朱鸿磊的经历上月底被人拍成视频《小小男子汉》挂到华龙上,到昨天下午4点半,点击率达到73291人次,因为靠卖水果养家糊口,人称“水果男孩”。

清晨6点,朱鸿磊在一阵急促的门板敲击声中惊醒了。他知道,这是爷爷在叫他起床了。

他揉了揉眼睛,屋内漆黑一片。拉亮电灯,一只灰色的松鼠嗖的一声,从没有玻璃的窗户窜了出去。对此,朱鸿磊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衣服已经穿了一周,但朱鸿磊还是麻利地套上。洗衣服对于他而言是个力气活,因此他总是洗澡的时候才换衣服,为了节约用水,他一般一周洗一次澡。而爷爷几乎不换衣服。

起床后,朱鸿磊到厨房生火,借着灶膛里的火光看完了一篇课文。早饭是炒的酸菜,还有一点前一晚剩的南瓜。南瓜是家里的主食,厨房的墙角总是堆着五六个,需要的时候,朱鸿磊便拿刀砍一块下来。上次吃肉的时间,朱鸿磊说已经记不得了。

照顾爷爷吃过早饭,朱鸿磊收拾好碗筷,便要上学了。最近的樱桃小学有近5公里远,只有一条半山腰的土路通行。朱鸿磊背上书包,跟爷爷道别,再跟住在附近的二伯娘嘱咐一句,便出门了。山区的小学是10点上学,朱鸿磊早上7点半出门,拼命赶也要2个小时才能到。

樱桃小学的校长廖国流说,朱鸿磊上学从未迟到。今年7月份的一次暴雨,文昌沟的一条溪流暴发泥石流。学校规定下雨或者是塌方,孩子们是可以不上学的。“他就绕过泥石流,翻了一座山。下午1点才到学校。”廖校长说,老师们非常感动,坚持给朱鸿磊多上了一节课,再把他送回了家。

9点半赶到学校后,朱鸿磊会跟同学们在操场上玩篮球或者打羽毛球。球拍是同桌蔡磊的,其中一块的手柄掉了,朱鸿磊求爷爷用木头削了一个,不过握在手里不太舒服。

朱鸿磊右手握拍,左手把白色的羽毛球高高抛起,然后挥拍击出。羽毛球划出一道怪异的弧线,向蔡磊飞去。蔡磊举拍击球,球飞得有些近,朱鸿磊急跑几步,球没打着掉在他头上,引得围观的同学哄笑,朱鸿磊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之前他夸下海口,说自己的羽毛球打得不错。

几个回合下来,朱鸿磊头上已经冒汗,步伐有些乱,经常打踉跄。朱鸿磊坐在地上,把右脚的凉鞋脱下来检查,磨得薄如纸片的前掌已经断裂。“今天打得不好,是因为鞋子烂了。”朱鸿磊说,这双鞋是7岁的时候爸爸给他买的,当初尺码就故意买大了些,希望他长大也能穿。

在家里,朱鸿磊最好的鞋是一双白鞋,只有星期一升旗的时候他才会穿,平时都刷得干干净净,放在柜子上。

上课时间到了,坐在第4排的朱鸿磊个头较矮,他努力坐直了身子,尽最大努力跟同学一起读着课文。书声琅琅振聋发聩。

樱桃小学条件非常艰苦,尽管有300多人但却没有食堂。因此,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没有午饭可以吃。但是很多同学,都会得到家里的一笔零花钱,中午可以在学校的小卖部里买点东西充饥。

每当这个时候,教室里就剩下朱鸿磊孤零零的身影。这时他都会拿出书,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仿佛这样可以减轻饥饿。

朱鸿磊说,他每天吃2顿饭,早上一顿,下午5点一顿。中午不吃饭,已经习惯。

“中午不吃饭,饿不饿?”

“不饿!”

“爷爷有没有给你钱买东西吃?”

“有时候给了的,让我买方便面。”

“那你干嘛不买来吃呢?”

“爷爷在家也没吃东西,我不能自己吃。”朱鸿磊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着泪花。每天步行数小时,中午忍饥挨饿。这就是10岁孩子朱鸿磊的学校生活。

下午3点放学后,朱鸿磊走得比上学还要急。因为70多岁的爷爷还等着他回去做饭吃。吃过晚饭后,朱鸿磊坐在厨房门口,借着太阳的余晖抓紧时间做作业。

正是凭着这股子倔劲,朱鸿磊的学习成绩从一开始的跟不上,慢慢的有了起色,到现在已经是班里的中上水平了。

手记>>

小小少年 “大大”肩膀

每天跋山涉水去上学,中午忍饥挨饿,在家搭着凳子上灶台做饭。还得上山取水,下地摘果……这是一个10岁孩子的生活。

面对生活的贫困,朱鸿磊的父母都选择了逃避。10岁的朱鸿磊只有担起了大人们扔掉的担子,尽管他的肩膀还是那么的柔弱。过早地承担生活的重任,长期得不到父母的关爱,使得朱鸿磊的脸上没有同龄孩子本该有的天真烂漫,他的眼睛里总是透露出淡淡的忧伤。

在城市里,昨天清晨,10岁的陈雪在妈妈的轻声呼喊中醒来。她把头埋进枕头边的维尼熊怀里,赖着不肯起床。妈妈变着方地哄女儿起床,答应中午接她放学后去吃必胜客……最后承诺周末再去买套新衣服。陈雪在妈妈的帮助下穿上衣服,听话的喝完牛奶吃完面包,坐着爸爸的车上学去了。

陈雪们无忧无虑,在父母的溺爱中“茁壮成长”。但父母们却在思考,有机会将这些蜜罐中长大的孩子,带到朱鸿磊面前。看看那张同样稚嫩的脸上流露出的坚强,那条同样纤细的胳膊上留下的疤痕,那双同样尺码的脚上留下的泥土。

樱桃小学的校长廖国流说,尽管学校80%都是留守儿童,但朱鸿磊的经历是绝无仅有的。“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廖国流说。

他的父母

妈妈离家出走 爸爸打工没寄钱回家

朱鸿磊的家在彭水县邻近湖北省的茫茫大山之中,房子仍然是爷爷小时候修建的木屋。

10年前,朱鸿磊的父母在湖南打工时相识相恋,随后夫妻俩带着年幼的朱鸿磊辗转各地打工。几年后,朱鸿磊的妈妈不堪忍受家庭的贫困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朱鸿磊对妈妈的印象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2年前,朱鸿磊的父亲给他过了8岁生日后,将他送回彭水老家,自己则外出打工,再没回来过。朱鸿磊只记得最后一次过生时吃的生日蛋糕,“有奶油,很甜。上面还有枣子。”

爷爷朱元政对儿子朱玉怀非常失望,“哪个都在带儿带女,我把你养到18岁,你才搬出去。你是不是也应该赡养我呢?但他不是这样想的,以前一年还要寄两三百块钱,现在分钱没得,人都找不到了。”朱元政说,人分好几种,有的人生下来,你不用教他,他就知道什么是该做的。有些人不懂你教育他之后,他会成人。还有不成人的,你再怎么教育他,他都不悔改。

“别的娃娃跟着爸爸妈妈,吃得好穿得好,每天还有零用钱。他(朱鸿磊)跟到我什么都没有,还要来照顾我。我巴不得早点死了算了!”爷爷的话充满了悲哀。

他的担当

周末赶场卖水果 买些生活用品回来

爷爷朱元政已经70岁了,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两年无法下地干活。今年年初,爷爷的风湿病恶化了,甚至连下床都变得十分困难,全身的骨头像错开了一样的疼。

家里一缸水只够用几天。每隔4天朱鸿磊就要和二伯娘田世英一起上山取水,山上流下的泉水被一道田坎围了起来,先用管子抽到桶里,再拎回家。

家里的李子成熟后,朱鸿磊小心翼翼摘下来,却不舍得哪怕吃一颗。每个周末,他都用小背篓背着,跟二伯娘去赶场卖掉。“一次能卖10多块钱,我再买些盐巴、豆油回来。”朱鸿磊说,二伯娘会帮他看秤,而买李子的大人们一般都不会跟他讨价还价。

他的梦想

爸爸,爷爷身体不好 你早点挣钱回来

家里的陈年米快要吃完了,收获的玉米只有几十斤,种下的南瓜还没有成熟,茄子、萝卜个头都还小,连爷爷最爱吃的洋火(一种花果)也只剩下几朵了。朱鸿磊每天做完作业,都会站在门前,望着太阳的余晖发呆。“就算我少吃点,也要让爷爷吃饱。”因为营养不良,朱鸿磊比同龄孩子矮了半个头。

对于同样抛弃自己的父亲,朱鸿磊并没有爷爷那样的失望和埋怨。他还在天真地期盼着有一天爸爸能出现在家门口。“我还是很想爸爸的。想他回来一起照顾爷爷。”

朱鸿磊在柜子里翻了半天,找出了一封写在作业纸上的信。他在信中这样说:爸爸,我很想你和妈妈。你好久回来带我去找妈妈?爷爷身体不好,需要去看病。我和二伯娘一起去卖水果的钱不够。希望你早点挣钱回来。我会好好学习,你不要担心。我会好好照顾爷爷。尽管朱鸿磊从来不知道该把信寄到何处,但他始终将这封信保存着。